电话:15622218809

诉讼指南

您当前位置是:主页 > 诉讼指南 >

非法行医的法律责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字体大小:    

 

非法行医的法律责任

【案情简介】

苏某非法行医案:

苏某在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医师资格证书》、《医师执业证书》的情况下自2008年开始在上海市某郊区开设私人诊所。20091217时许,被害人孙某某的丈夫朱某发现其有分娩迹象,随即电话联系被告人苏某,被告人苏某准备接生工具和药品后为孙某某接生,在胎儿头部露出后,被告人苏某用手拉住胎儿头部直至胎儿娩出,并剪断胎儿脐带将胎盘拉出。后被告人苏某离开被害人住处。后因孙某某子宫出血,被告人苏某又被朱某叫至被害人住处,被告人苏某为被害人孙某某进行输液等救治行为,但孙某某出血情况仍未得到控制,后朱某将孙某某送往医院,但被送至医院时已死亡。经法医鉴定,孙某某系分娩时宫颈广泛撕裂、胎盘残留导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20101028日,被告人苏某主动至公安机关投案,并如实供述了上述主要事实。案发后,被告人家属向被害人家属赔偿了人民币6万元。另外,被告人苏某曾于20068月因犯非法进行节育手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法院认为,被告人苏某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非法行医,造成就诊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苏某曾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刑罚执行完毕后,在五年内又故意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苏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系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苏某的犯罪罪名及认定其系累犯及自首的公诉意见正确,予以确认。关于被告人苏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害人的死亡与被告人的非法行医行为无直接的因果关系,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苏某犯非法行医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本院认为,因果关系具有客观性,鉴于法医学鉴定结论是基于尸体检验分析的基础上得出的,应当作为判断本案因果关系的重要依据。鉴定结论认为被害人的死亡原因系分娩时宫颈广泛撕裂、胎盘残留导致失血性休克,而根据被告人苏某的供述及证人证言均证实了引起被害人出血的损伤发生于分娩过程中,故被害人的死亡与被告人的非法行医行为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辩护人的上述意见,不予采纳。鉴于被告人苏某系自首,故本院依法对其减轻处罚。为维护国家对医务人员的管理秩序,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之规定,判决被告人苏某犯非法行医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原审被告人苏某及其辩护人上诉提出,被害人的死亡与被告人的非法行医行为间无直接的因果关系。二审法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苏某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等,所作出的判决并无不当,且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医疗事故律师解析】

本案涉及非法行医的法律责任问题。在本书关于医疗纠纷的法律界定部分,已经说明:非法行医致人损害并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医疗纠纷,而是一般的侵权纠纷,非法行医者要对受害人承担一般侵权责任,而非特殊的医疗损害责任。二者在责任性质上有着本质的区别。但鉴于非法行医侵权纠纷、刑事犯罪多有发生,故在此附带进行分析。

非法行医,是指未取得医师职业资格和执业证书的人,非法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非法行医致人损害,可能构成刑事犯罪、行政违法和民事侵权。

就非法行医的刑事责任而言,主要是构成非法行医罪。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主要法律依据是《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条第1款规定: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非法行医,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非法行医罪的构成要件如下:非法行医罪所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对医疗机构的管理制度及公众的生命健康安全。在客观特征上有擅自从事医疗活动的行为,并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刑法所规定的情节严重属于定罪情节,而非单纯的量刑情节。非法行医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单位不构成该罪。非法行医罪的主观方面具有行为故意,即明知自己不具备行医资格,仍然从事医疗活动,一般以牟利为目的。不过,行为人对造成就诊人死亡或健康受损的后果,则可能是过失,也可能是间接故意。由此,可以区别非法行医罪与医疗事故罪,后者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医务人员在合法的诊疗护理过程中,违反规章制度,严重不负责任,造成就诊人死亡或者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行为,主体是已经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医务人员,对造成严重不良后果所持的心理态度只能是过失。

就非法行医的行政责任而言,主要是行政处罚。《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未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擅自执业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停业活动,没收非法所得和药品、器械,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1万以下的罚款。此外,卫生部等七部委于2005年印发《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方案》(卫监督发〔2005156号),卫生部随后还发布《关于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责任追究的意见》(卫监督发〔2005413号),要求依法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

就非法行医的民事责任而言,由于非法行医致人损害不属于医疗损害纠纷,也不构成医疗事故,因而不能依照《医疗事故处理办法》中的民事责任进行处理,也不能适用侵权责任法上医疗损害责任的特别规定,而只能适用有关一般侵权责任的法律和司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