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15622218809

诉讼指南

您当前位置是:主页 > 诉讼指南 >

调解以后又反悔 二度起诉遭驳回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次  字体大小:    

 

调解以后又反悔 二度起诉遭驳回

导读

医生用药不规范,导致患者药物性损伤,最后因自身疾病的不可逆转而死亡。鉴定结论为:医方承担次要责任,医患双方在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达成赔偿协议。事后,患方认为调解协议中没有死亡赔偿金而向基层人民法院起诉,被基层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患方不服,继续向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结果还是被驳回。

诊疗概况

患者,女,60岁。20099月,患者因肺结核病到某医院进行HRZE抗结核治疗,随后按医嘱定期复查。11月初,复查肝功能:总蛋白85.8g/L,白蛋白48.7g/L,胆红素及转氨酶均正常;复查尿酸978.1μmoI/L。医生考虑患者尿酸偏高,让其在原服用异烟肼、利福平、砒嗪酰胺等基础上另加服别嘌醇1瓶(100片),用法:早晚各一片。12月初某个晚上,患者误服了5片别嘌醇,次日出现全身皮疹。经当地医院检查,肝功能:谷丙转氨酶94U/L,谷草转氨酶235U/L,胆红素31.8μmoI/L,尿酸454μmoI/L1210日患者再到某医院复诊,经查,颈以下全身红斑疹,医院予停用全部药物,转上级医院治疗。上级医院考虑药物性肝损严重,又转送到某专科医院。某专科医院经过护肝、降酶、退黄利尿、抗感染等治疗,疗效不佳。患者随之出现少尿、肾功能衰竭等症状,经血透后肾功能仍未见好转,患者主动要求出院。出院诊断:1.药物性肝炎重症;2.药物性皮疹;3.两肺继发性结核初始吐痰(+);4.并发肾功能衰竭。出院后3天,患者在家中死亡。

鉴定结论

医方在诊疗过程中使用抗结核药物别嘌醇作降尿酸治疗,考虑欠周,对药物副作用的监测不够及时规范,并且对药物不良反应未书面告知患方,上述过失与患者的死亡有一些因果关系。

本病例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次要责任。

调解处理

医患双方在医疗纠纷调处部门的调解下,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相关精神,依据鉴定结论,给予赔偿医疗费、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陪护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处理纠纷误工费、交通费、鉴定费等共计63000余元。

法院审理

医患双方在签署人民调解协议后,患方以调解协议中没有死亡赔偿金和死者误工费为由,向基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同时把当事医生也告上了法庭(列为第二被告)。

基层人民法院对患方提起的诉讼作出一审判决:根据鉴定结论,被告的医疗行为已构成一级甲等医疗事故,该医疗事故引起的民事赔偿纠纷优先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中无死亡赔偿金的赔偿项目;原告提出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要求被告承担死亡赔偿金的赔偿责任,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的规定,本院不予支持。原告称死者虽已年满60周岁,生前仍有固定的经济收入,但未提供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要求医院赔偿死者生前治疗阶段的误工费,本院不予支持。

第二被告(当事医生)系某医院的医生,其在履行职务过程中给三位原告造成的损害,应该由医院承担民事责任。原告要求当事医生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医患双方的纠纷经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调解,达成人民调解协议,此调解协议对原被告均有法律约束力。故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由原告负担。

患方不服基层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达成的调解协议系双方自愿达成,且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原审法院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之规定,对患方提出的死亡赔偿金的请求不予支持,适用法律并无不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由上诉人负担。

医疗事故律师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对医疗纠纷的处理影响很大,关键的一点在于其可以主张的赔偿远远大于以往。本案医疗损害的发生时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前,而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时间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患方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前的医疗损害也可以赔偿死亡赔偿金为由,向法院起诉要求主张权利。但最高院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实施(2010630日)前颁布司法解释,明确凡是在该法实施前的医疗损害均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执行。

由于患方对法律的片面理解,结果起诉上诉反复折腾,既损失了两次诉讼费,又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由于人民调解协议表达文字不规范,事后发现患方确实少拿了2500元的赔偿款。调解协议约定赔偿金额为63000元,但收条上写的是60500余元;调解协议文字表达的明显错误是:鉴定费列入了赔偿项目却不予写明鉴定费,由此产生误解。从这起事件看,个别基层调解人员的法律知识、文化素质以及文字表达能力等都有待提高。

本案的理赔赔偿计算表也有明显的欠缺,如60岁的患者死亡后既然赔偿了对丧失劳动能力的老伴承担抚养义务的责任,说明办案人员肯定了这位患者有劳动收入,这就应该给予患者住院期间误工费的赔偿。所以,在保险理赔的计算上也应该尽可能完善。

这起纠纷中,患方把当事医生也列为被告对象,要求医生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这是近十年来医疗损害诉讼案中唯一一起状告医生的案例。《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明确规定:医师依法履行职责,受法律保护。所以医生的执业活动是一种职务行为,其过错的民事责任由单位承担。但是这也充分提醒广大医务人员在日常工作中,要严格按照规范开展执业活动,各种告知要到位,否则今后类似的被患者告上法庭的现象还会出现。